您的位置 首页 金融

给实体经济主体降成本 “国字头”应一马当先

给实体经济主体降成本一直在进行。今年以来,各地各部门按照党中央、国务院的决策部署,积极出台了阶段性、有针对性的减税降费措施,缓解了企业经营困难,有力促进了全面复

  给实体经济主体降成本一直在进行。今年以来,各地各部门按照党中央、国务院的决策部署,积极出台了阶段性、有针对性的减税降费措施,缓解了企业经营困难,有力促进了全面复工复产和经济社会平稳运行。日前,国家发改委、工信部等4部门又联合印发了《关于做好2020年降成本重点工作的通知》(下称《通知》),从减税降费、金融支持、降低制度性成本等方面做出了进一步安排部署。

  《通知》部署了23项具体任务,综观这些任务有一个明显特征,就是“国字头”被赋予了更多重任:减税降负、降低制度性成本的执行主体是政府部门;加强金融支持的重要执行主体是国有银行;降低电力使用成本、物流成本、宽带使用成本等的执行主体也是具有优势地位的国有企业。

  这体现了降成本过程中的政府责任。

  各级各部门已经出台的一系列减税降费措施,预计全年可为企业新增减负超过2.5万亿元,现在重要的是要把该减的税坚决减到位,该降的费坚决降到位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《通知》强调了在研究制定政策过程中,要避免随意制定加重企业负担的“隐性”条款。“隐性”条款是企业负担中的重要一项,比如开办企业要经过一系列的审查,要盖几十个公章,这中间既有时间成本,也有市场主体可能要付出的灰色成本;再比如,一些地方随意提高环保标准,动辄就对企业甚至整个行业进行关停,其对企业造成的损失不言而喻。这次《通知》明确指出,要持续推进落实公平竞争审查制度,规范行政处罚自由裁量权,防止出现“一刀切”,避免过快提高标准导致企业应对失措。这既是对过往教训的总结,也是对将来可能出现情况的警示和约束。

  减税降费无疑会加大财政紧张局面,但财政再紧张也不能增加企业的额外负担。李克强总理7月23日在国务院第三次廉政工作会议上指出,减税降费将加大地方财政收支平衡压力,但财力再紧张也不能动市场主体的蛋糕,打违规收费的主意。对收“过头税”、擅自提高社保缴费基数下限等行为,要严肃查处。

  再看加大金融支持力度方面,包括国有银行在内的金融系统首先要兑现向企业让利1.5万亿元的承诺。

  金融系统有无让利空间呢?上半年的数据还未全部发布,但根据一季度的数据,银行业实现净利润7102亿元,同比增长5.62%,其中商业银行实现净利润6001亿元,同比增长5%。虽然银行业利润增长有生息资产增长较快等因素的影响,但在疫情影响下,银行业的表现还是不俗,同时也说明其有让利空间。

  让利有多种方式,除了推动贷款利率下行之外,更重要的是银行要大幅增加小微企业信用贷、首贷、无还本续贷,大力推广“信易贷”模式和“银税互动”,推出适合小微企业特点的信贷产品。不能因为规模小而不为、利薄而不为、有风险而不为,勇于承担风险也是让利的一种方式。在疫情冲击影响下,要引导金融活水流向实体经济,而不能“空转”,更不能增加企业融资成本,要为企业解饥救渴、雪中送炭,切实保障企业的流动性。

  再次,要积极推动一些自然垄断行业减收费、降价格,帮助企业降低生产经营成本。《通知》中明确点了几个行业的名,比如电力、交通和互联网服务收费。

  在电力方面,要继续降低一般工商业电价,降低除高耗能行业用户外的现执行一般工商业、大工业电价的电力用户到户电价5%至年底;在交通方面,要深化收费公路制度改革,全面推广高速公路差异化收费,鼓励有条件的地方回购经营性普通收费公路收费权,对车辆实行免费通行;在互联网服务收费方面,主要针对企业实施互联网接入宽带和专线降费,并重点向中小企业和制造业倾斜,整体上实现企业宽带和专线平均资费降低15%。这些都是货真价实的具体措施,给实体经济主体带去的是真金白银。

本文来自网络,不代表 中东网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: